• 资讯
  • 产品
  • 陕西物业网 立届回顾

    深化“红色物业”党建 让城市生活更美好

    时间2018-11-0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陕西物业网讯:近年来,浙江省嘉兴市以巩固党在城市执政基础、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为目标,不断提高城市基层党建工作质量和水平,着力构建党组织领导下的居委会、业委会、物业服务企业等多方联动的“红色物业”体系,以切实解决群众身边的“关键小事”为着力点,有效破解物业管理难题,推动居民群众品质生活。
     
      一、背景与起因
     
      根据数据统计,嘉兴市共有在册物业服务企业565家,服务覆盖小区1774个,从业人数40469人,其中党员人数953人,物业服务企业党组织数63个,业委会党组织数26个,但一直以来物业和社区居民的矛盾一直存在,没有打通物业服务企业、小区居民和居委会之间的联结点。在近几年的群众走访中,也听到了不少群众反映了物业问题,如电梯坏了没人修、小区乱停车没人管、投诉噪音骚扰没人理,这些看似小事,却反映出了目前物业管理存在的问题,也反映出了群众不满的情绪。推动“红色物业”党建,旨在通过党建引领,发挥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积极作用,以解决群众最关切的问题为出发点的工作,从解决群众身边的小事、急事、难事做起,满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需求。
     
      二、做法与成效
     
      1.发挥政治“牵引力”,强化党的红色领航。高度重视城市社区服务管理工作,市委组织部先后下发了《关于全面实施“红色物业”双覆盖攻坚行动深化社区基层治理的通知》《关于以党建引领推进物业服务企业和业主委员会建设的指导意见》等,把“红色物业”纳入城市基层组织建设体系。一是党建引领“管方向”,发挥党组织核心作用。抓好党组织嵌入工作,积极推进物业服务企业和业委会建立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通过大力实施“红色物业”双覆盖攻坚行动,不断扩大小区物业服务企业和业委会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率。抓好职能落实工作,成立市县物业行业党建工作综合党委,指导推进物业行业党建工作,推动党的建设与行业主管部门指导监管职能互相融合,不断推动良好行业风尚的形成。抓好联系服务工作,结合全市“社情民意大走访、‘八八战略’战略大宣讲、思想改革大解放”活动,走访联系物业服务企业,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引导他们自觉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做好服务。二是组织引领“强统筹”,优化队伍结构力量。建立建强小区业委会,委员会成员候选人由社区党组织审核把关,积极推荐符合条件的社区“两委”班子成员或网格党支部书记、党小组长,通过法定程序进入业委会,有条件的兼任业委会主任,注重从机关事业在职党员、律师党员、党员楼道长中选举产生委员会委员,同时,机关部门也积极鼓励在职党员干部在居住小区参与业委会委员竞选,确保业委会党员干部比例大于50%。推行“交叉任职、双向进入”,积极推荐懂法律法规、熟悉物业管理业务的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兼任物业服务项目义务质量总监,推荐物业服务企业负责人、业委会成员中的党员担任社区党委兼职委员。三是能力引领“开新局”,提升小区专业管理水平。物业管理是一项面广量大的管理性、服务性、社会性的事务工作,单靠房产主管部门指导监督远远不够,为了提高物业管理的服务水平,积极协调政法、公安、司法、民政、住建等部门,组建专家团,为小区物业管理提供法律援助、专业咨询等上门服务。四是党员引领“优服务”,建强党员楼道长队伍。注重挑选具有较高威信、较好群众基础和较强管理能力的党员担任楼道长,切实把党建工作做到了家门口,在推进小区治理、服务居民、维护稳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全市小区基本确保每个楼道配备一名。党员楼道长围绕文明城市创建,小区管理,基层治理等方面重点,切实担负起宣传员、信息员、服务员、调解员、监督员、示范员等工作职责。如,海宁市海洲街道白漾社区党员楼道长徐大伯,通过每天对楼道内的一位空巢老人进行敲门服务,及时发现并救助独自晕倒在家的老人,得到邻里之间的点赞。
     
      2.用好制度“助推器”,完善基层红色体系。通过党组织引领物业服务企业、居委会、业委会等物业管理各方形成制度化,推动基层党建制度与物业服务管理协商机制有机衔接、良性互动。一是健全分类“管理法”,着力构建治理长效机制。根据不同类型小区特点,全面摸清物业服务管理情况,因地制宜、分类推进管理方式。按照“成熟商品房小区注重提升生活品质”“拆迁安置房小区注重化解矛盾问题”“准物业管理小区注重发动居民自治”“开放式小区注重改善基础设施”四种类型予以分类管理。积极引导社区居民加强自我管理和自我监督,建立社区“红色公约”,定期召开居民决策听证会、矛盾协调会和政务评议会,合力推进解决小区内重要事项、复杂问题。二是建立基层“联结点”,着力构建多方联动机制。街道社区党组织发挥联结纽带作用,牵头建立由居委会、业委会、物业服务企业共同参加的多方联席会议制度,制定议事规则和工作流程,定期召开会议,协调解决矛盾问题,共同为社区居民服务。不断完善联动巡查、联动分析、联动处置的工作机制,对涉及物业管理的重大事项,通过共同协商研究决定,复杂问题成立项目小组合力推进解决。树立“资源共享、和谐共促”理念,将社区“大党委”成员单位、“四方红色联盟”单位、辖区企事业单位、96345志愿服务驿站等共建力量纳入“红色物业”体系,形成共建合力。如,秀洲区高照街道重点打造“红心”物业,设立综合服务中心、志愿者服务站所、党员活动站所、文体活动中心、党建展示区等区域,组织辖区内共建单位参与进来,延伸“红色触角”,提供优质服务。三是建强服务“基础桩”,着力构建配套保障机制。注重经费保障,工作运行支出纳入社区党组织服务群众专项经费,对新建的“红色物业”党支部,每年按照5000元的标准予以补助,保证物业服务企业党组织正常有效运转。注重阵地保障,在一些有条件的小区设置议事厅,为小区居民定期开展集中学习、讨论交流、民情分析等活动提供场所,为“红色物业”活动的开展提供保障支撑。如,嘉善县罗星街道将御景湾小区的售楼部打造成居民接物待客、休闲放松的“小区客厅”,设置有红管家服务区、业委会办公区、党群议事区、志愿服务驿站、民情驿站、共享厨房等服务功能区,得到小区居民的一致好评。建立完善考核评价机制,加大居民满意度、物业投诉率等指标在物业服务企业、社区等考核项目中的权重比,加强社区党组织对所辖组织的工作指导和监管,推动物业服务企业不断自我改进、自我提升。
      3.找准需求“坐标轴”,凝聚区域红色合力。坚持把解决物业服务企业、社区和小区业主的各类需求作为工作落脚点,引导党员、志愿服务者以及政府等力量的参与,通过线上线下共同推进,不断凝聚资源、推动工作。一是坚持志愿导向,“社会化”集资源、破难点。进一步扩大社会效应,解决基层自治力量不足的难点,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红色物业”管理模式中。推行以“勤奋工作敬业岗”和“服务群众奉献岗”为主要内容的“一员双岗”制度,深化在职党员“两地报到、双向服务”制度,每年组织在职党员到成长地和居住地社区报到,共同参与小区的自治建设。组建“红色物业”志愿服务队伍,招募志愿者参与志愿服务,开展各类服务活动。海盐县借力“七彩社区”的打造,组建7支“红色物业”志愿服务队伍,招募社区“大党委”共建单位的党员志愿者共同服务辖区内居民小区。二是坚持服务导向,“自治化”全覆盖、除盲点。通过改造传统物业服务企业、引进优质民营企业投资运营、支持公益性社会组织等途径,为市场失灵、自治失效、物业管理失位或管理不善的老旧小区提供物业服务。对经过综合整治仍无法引入物业管理公司的,建立基本物业管理制度,引导居民自我管理,或在社区党组织指导下成立自治管理委员会。对于弃管小区,由居委会建立社区便民服务站,为居民提供基础性物业服务,或者由街道社区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为小区提供小区居民所需的服务。三是坚持问题导向,“信息化”提质效、疏堵点。坚持从问题最突出,矛盾最集中的停车难、小区环境差等棘手问题入手,通过“红色物业”议事会,同时依靠技术手段线上线下共同“破题”。全市通过建设社区微信群、平安浙江APP、等网络信息平台,对小区居民群众反映的各类物业管理、邻里纠纷等问题及时上报。依托街道社会治理综合指挥室,对上报的各类信息梳理交办,对办结反馈的问题,并由党员楼道长或网格长等自治管理人员及时上门回复,确保“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海宁市硖石街道在所辖所有小区内引入“绿灯停车”系统,在全市首试共享车位,有效缓解小区停车难问题。
     
      三、经验与成效
     
      1.有效打通党委政府联系群众的“最后一纳米”,实现了党的建设和物业服务管理的有机结合。“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城市基层组织建设必须发挥党的引领作用。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三方职责不清、协调不顺,群众对于物业问题反映很大。“红色物业”恰如其分地将党的工作着力点与群众的呼声有机融合,深化党的组织和工作覆盖,以党建引领各方、凝聚合力共同做好物业服务管理,提升居民满意度的同时使党的执政基础得到加强,基层政权得到巩固。
     
      2.切实增强居民群众参与社区治理的意愿,搭建了多方议事多元参与的小区治理平台。小区是居民生活的基层场所,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也是物业服务的主要对象。但在小区中,不同群众的利益诉求、情感文化、行为方式等存在较大差异,群众和物业之间的分歧更加明显,往往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红色物业”正是以解决物业服务企业、小区居民和社区三方之间的矛盾为切入口,畅通了协商议事渠道,成为推动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载体,进一步推动社会力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协同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3.注重提供更高质量更优品质的服务,人居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不管是党建工作还是物业服务管理,最终都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而物业管理问题往往是居民群众身边最操心、最关注的事。在基层走访中,居民反映最多的就是物业问题,一些物业管理的琐事折射的是广大的民生需求。“红色物业”从解决群众身边的小事做起,为居民提供了便捷的“一站式”服务,真正让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了现实。
     
      四、探讨与评价
     
      1.业委会指导管理问题亟待解决。全市业委会成立虽有609家,但管理规范程度不一,作用发挥也有大有小。一方面因为存在业委会法律地位空白,法律义务权利随意性大,监管部门不明确等问题;另一方面因为许多优秀的党员群众参加业委会委员竞选的积极性不高,造成了业委会委员素质参差不齐、管理难度增大等问题。为进一步建强业委会队伍,要通过将业委会纳入民间团体范畴,如由民政部门统一管理等方式,增强业委会权力的约束。
     
      2.基层自治组织作用发挥有待进一步加强。一方面,业委会成员在联合物业服务企业有效解决小区管理问题上显得能力不足;另一方面,“红色物业”议事机制作用发挥有限,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往往涉及到其他职能部门,仅靠小区内的议事协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下一步,要坚持“共治、共建、共享”理念,加强社区共建单位的责任意识,通过分工合作、集体活动等途径,丰富活动形式,提高工作实效,切实解决疑难问题。
     
      3.老旧小区物业服务企业经营可持续性有待考量。无论是政府向物业服务企业购买服务,还是政府直接出资成立公益性企业化物业服务公司,都存在物业缴费率偏低的情况,各街道社区在城市社区物业服务全覆盖的目标驱动下要投入大量资金,但收支实现平衡并长期维持、树立“红色物业”低价有偿理念等工作任重而道远。下一步,要突出服务群众的价值取向,既为老旧小区提供基本物业服务,又要实行市场运作,尊重市场运行规律,发挥企业主体作用,鼓励公益性物业企业参与市场竞争,实现可持续发展。
    分享至